新加坡:“新大陆”上中国劳工的故事

作者:走出趣|时间:2016-07-27 22:26:50 Wed
新加坡:“新大陆”上中国劳工的故事

        新加坡目前人口500万,其中中国劳工大约50万人,主要分布在建筑、餐饮、家政等行业。 位于新加坡西南角的大士南地区,是一片荒芜的沙石地。就在这块填海而成的“新大陆”上,千名中国人成了第一批踏足的人群。

        自从中交三航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以总投资21亿元承接了被誉为“亚洲最大最梦幻船厂”的大士南裕廊船厂一期项目,在千帆竞发的马六甲海峡边,就留下了1000多名中国人勤劳、自信的身姿。

        上海男人创造“中国速度”

        从大士南地区出发,到新加坡市区仅10公里,到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圣淘沙仅20公里。但是,到新加坡已有两年的上海工程师陈志松,至今没有好好去逛过旅游景点,他埋头于自己的工作,研究着最合理的工程秩序,过着属于自己的“蜗居”生活。

        陈志松今年53岁,上海男人,在公司里属于“老有腔调”的人。因为他一个人掌管着现场40万立方米混凝土的总调配。这个工作量,在国内需要4个人做,陈志松一个人承担下来,让新加坡监理对这位来自上海的中国工程师双挑大拇指。

        在中交三航局呆了32年,从最早的钢筋工,做到钢筋技师,陈志松是三航局一手培养的人才。参与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船坞南通船坞的建设,还有外高桥船坞、长兴岛船坞、江都船坞等。 2010年5月,陈志松来到新加坡裕廊船厂,起先做现场打桩调配和二号凸堤码头总负责。当混凝土工程跟进后,混凝土、泵车的需求量增大,于是项目经理印永兴找到老陈,让他做了总调配。 “调配”前面加了一个“总”,工作量就几何倍增长。

        中国工地上,混凝土公司和泵车租赁公司通常由一家公司统包,但在新加坡工地上,往往是好几家公司同时协作。以裕廊船厂为例,现场共有三家土建公司、三家混凝土公司、三家泵车租赁公司,公司越多,“总调配”陈志松的工作量越大,他要把不同的工人结合起来,做好协调工作,才能保证混凝土浇筑完成。 于是老陈常常觉得自己不是工程师,而是高中数学老师。 他每天都在土建公司、混凝土公司和泵车租赁公司之间做着没完没了的排列组合题。加上现场施工所用的混凝土分为无收缩、抗腐蚀和打地基三种,互相不能搞错,因此伴随着技术参数和量化指标的调配,老陈每天又像是在做一道数理化的综合题。

        准确“发令”从未出差错

        老陈最怕出错,因为混凝土浇筑不同于一般的工种,一旦发生错误就无法返工,属于重大责任事故;老陈又怕太慢,因为公司和新加坡业主签了合同,每晚一天交工,延误罚款就是25万新币。

        怎么办?老陈调整了自己的工作节奏,上午整理资料,给当天施工的10几个点准备案头调配,下午雪片一样“发令牌”,每道“令牌”上都写明了“公司名称、混凝土品种、浇筑部位、混凝土方量”,令行禁止,不容有失。面对自己创下的一天18个点同时浇筑3500立方米混凝土的纪录,陈志松让职工们想到了“稳坐中军帐”的诸葛亮。

        陈志松说:“其实并没有那么神奇,只是我把所有的参数、型号、公司全部铭记于心,以高度的责任感用心去完成。” “老陈说的都是官话。”项目经理印永兴听后坐不住了,他从位置上站起来,故作嗔怒地用手遥指着陈志松说:“老陈是典型的上海男人,上海男人都要面子,工作做不好,多么"坍招式",所以你给他再难的活,他也一定能做好。”说完,两人哈哈大笑。

 

本文版权归 走出趣 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Copyright © 2016 . 京ICP备16038898号  All Rights Reserved.  走出趣公司 版权所有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