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加拿大做保姆:有辛酸无奈也有快乐满足

作者:走出趣|时间:2016-07-27 23:06:24 Wed
在加拿大做保姆:有辛酸无奈也有快乐满足

        近年来,随着家政服务行业的升级换代,不少“中国保姆”开始走上“国际路线”,打造中国“越洋保姆”的国际品牌。

        中国是加拿大最大的移民来源国,这一庞大的华人族群为中国保姆进击海外提供了足够的市场空间。北京某家政公司负责人表示,6年前在一位华裔合伙人的倡议下,他们开始拓展业务,向海外输出保姆。在这段时间里,虽然各个国家移民部门有关住家保姆的政策常常变动,但是只要公司提供的家庭服务人员能够达到对方的要求,都是能够送出去的。

        26岁的广州姑娘阿兰,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一个华人家庭做保姆。而跟她一样通过广州某家政服务公司介绍,来到加拿大的“中国保姆”还有30多人。她们因经验丰富而获得推荐,经过一系列手续,走出国门当起了“越洋保姆”。

        虽然大多数“越洋保姆”都飞向了华人“候鸟家庭”,但是也有不少保姆在国外工作一两年之后会选择去非华人家庭工作。她们在刚出国的一两年里,出于外语水平的限制和安全问题的考虑,大多数保姆会选择去华人家庭工作。但是经过一段时间锻炼之后,她们的外语更加熟练,也逐渐适应了当地的生活,开始选择去非华人家庭工作。

       “中国保姆”最大的优势在于勤快能干肯加班,家庭业务能力强也是竞争点。辅导孩子,照顾婴儿,照顾老人,饲养宠物,日常的家务清洁,“中国保姆”做起来都可以得心应手,而且她们大多也不排斥加班。中国保姆飞跃重洋,走入不同的家庭,用自己的劳动逐渐赢得了雇主的青睐与好评。

 

        为了移民 中国女子做保姆

        因为向往加拿大的美好生活,中国移民通过不同的途径来到温哥华。有一些原来并非保姆的人,通过住家保姆签证来到加拿大。

        加拿大的保姆与中国的不同。在中国做保姆的人,往往来自穷困地区,受教育程度低;通过保姆签证来加拿大的,却有可能来自中国大城市,在国内有不错的工作,有一定的教育程度,有些还是大学毕业。他们为了更美好的生活,选择先做保姆,再曲线移民。因为必须做两年住家保姆才可以申请自由工作和移民,他们走进了当地人的家庭,体验了做保姆的酸甜苦辣。

        记者采访了几位国内来的住家保姆,他们的故事有辛酸无奈,也有满足和快乐。

 

        熬过不被尊重的日子

        小华在国内是对外汉语老师,去年9月来加拿大卡加利。《加拿大都市报》记者接通她的电话时,她正在煮饭,雇主还没回家,好在可以用手机的对讲功能谈话。来加拿大后,她一直在其他族裔人家工作,每天讲英语,说中文就需要想一下才能表述得好了。

        她是从中国西北的一个城市来的,对移民方式瞭解不多。本来想办到加拿大做汉语教师,中介告诉她是来加拿大做家庭教师,她就交了10万元人民币让他们办了。办的过程中才知道办的是保姆签证,也就随他去,不计较了。她符合雅思6分的条件,办得很顺利,8个月就成了。

 

        小镇民风淳朴僱主好

        去年9月17日到第一个雇主家工作,雇主住在卡加利附近的一个小镇,小镇上很少中国人,那是一个白人家庭,照顾一个10个月的小女孩,孩子妈妈是音乐老师,爸爸做生意,他们相处很好。小镇民风淳朴,小华很喜欢。小华有个10岁的女儿在国内,爸妈帮忙看着,她特想女儿,经常在自己房间哭。圣诞节她就向女雇主请假回国了。等她从国内回来,女雇主告诉小华自己又怀孕了。到了今年3月,女雇主找她谈,说自己暑假有两个月,之后可以休产假1年半,她丈夫也想结束生意留在家中,她们暂时不需要保姆了,希望小华先回中国。小华有自己的移民计划,不能回国,第一个雇主就通过中介为她找到了住在卡加利的第二个雇主。

        第二任雇主小华看他们像印度人,但他们说不是,是马来西亚出生的,夫妻俩带一个10岁大的男孩。前雇主对第二任雇主说:“她是超级好保姆。”临走时,女雇主和小华依依惜别,都哭了。

 

        对南亚裔家庭咖哩洋葱过敏

        4月去到第二个家庭,干到6月17日,小华觉得很受委屈。为他们做饭需要放咖哩洋葱,小华对这种味道过敏。

        那个10岁的男孩,对小华不友善,小华吃东西,他就说:“你还吃这个?”小华喝饮料,也说三道四。小华告诉他,我付了房租和伙食费了。这是实话,她每月要付给雇主336元食宿费。为了少惹麻烦,她后来就自己买牛奶、酸奶了。

        刚见到第二任雇主时,小华告诉他们;“我是安静的人,在卡加利没朋友。”但通过华人网站,小华认识了华人朋友。本来她没手机,雇主说:“你必须买手机,带我儿子出去我希望知道你们安全的。”

        为了买手机卡,她让一位认识的朋友开车带去商场,两次才办成。另外,参加华人朋友聚会两次,她请网上认识的朋友来家里接她去。这样,不同的男性朋友来接了她四次。

        雇主找她谈了:“你说你安静,为什么不同的男人来接你。”小华向他们解释了每次的原因。后来,她会坐公车了,就不需要人接了。

 

        僱主度假 对她不信任

        小华清理沙发时,拿起女雇主所说的朋友会来取的信,是个空信封,说的要来取信的朋友,也是子虚乌有。小华感到女雇主对她的不信任,干涉太多,就起了找新雇主的念头。

        她在网上找到一个雇主,犹太人,问起换雇主的原因,小华说:“因为雇主是印度人,做饭需要用咖哩,我不喜欢咖哩味道。”犹太人就把电邮转发给小华的雇主,那是一个星期五晚上,雇主很生气,给了小华书面通知,让她最迟星期日晚上必须搬离他们家。

        小华说:“不知道我应该去哪儿。”平时认识的华人朋友帮了忙,有需要保姆的人家让她到家里暂住,想不想在他家做保姆以后再决定,还有两位华人朋友来帮她搬家。

 

        新雇主看起来不错

        现在,小华找到了新雇主,是西人。夫妻两个带一个5岁的女孩,女的是空姐,男的做生意,女孩也对她好。8月19日开始上班。

        空姐工作忙,有时不能回家。小华经常需要一周工作7天。“要跟空姐的工作时间一样,她休息,我才休息。”小华觉得没问题,不累就行了。

        刚来的时候,雇主家很乱,小华帮他们整理得井井有条。小华有女儿,有照顾小女孩的经验,跟小女孩关系也好。女雇主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微笑,尊重她。

        是不是好雇主,一般三个月才能看出来。小华说:“好或者不好都不换了,换雇主要重新申请僱佣许可,一般要浪费三个月的时间。不管怎么都咬牙忍下去,到明年9月份,两年的时间就满了。”

        小华在亚省拿的是10元最低工资。她觉得收入没所谓了。她的目的是移民,让女儿来加拿大上学,其他的事情就没那么重要了。她每天都跟女儿在视频上见面。尽管吃了一些苦,小华对来加拿大不后悔,她说:“关键是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。”

 

        雇主语录

       “你们来这里做保姆的,也只是为了2年后的身份,不要计较现在每天干12小时以上,收入少点是正常的。也好像没有听过住家保姆工作8小时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多付你100元薪水,你要付出超过100元的工作,我才觉得物超所值。”

本文版权归 走出趣 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Copyright © 2016 . 京ICP备16038898号  All Rights Reserved.  走出趣公司 版权所有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